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3:30:08

最新章节:《都市之至尊战王》0058 有意刁难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011 多久? 片刻!

陈旺盯着林冲,眼中的怒火愈来愈盛,最终叹了口气。

双手负后,凝望远方。

他对林冲很失望,更未曾想到,他有这么大胆子。

“陈先生,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林冲浑身颤抖,双腿摇摇欲坠,随时会倒在地上。

陈旺抽出一根烟,秘书急忙点燃。

他深吸一口,露出享受的面容,道:“不得不说,你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堪比熊心豹子胆。”

“等一位镇北将军给你教训,你当真有那么大的颜面?”

镇北将军……

林冲与少妇,一个踉跄,眼神黯淡无光,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打他的侄子,骂他的侄子杂种,你们觉得,还能活下去吗?”陈旺弹了弹烟灰,面色严肃。

两人面色突变,道:“陈先生,这、这什么意思?”

心中则,泛起后悔的浪涛,拳头紧握,第一次,对自己的人品行为,如此失望。

“不用了,先生说,人死不如心死,心死不如魂死。”苏摄冷淡道:“交给你们处理,记得,不要让他们见到任何阳光。”

话落,苏摄转身追逐叶辰而去。

秘书询问道:“先生,该怎么处理?”

“嗯……”陈旺略作沉吟,道:“送他们进小黑屋吧,每天一百鞭,一天一次水,两天一顿饭,别让他们死,把握好度。”

“不,不要!陈先生,求求您,帮我一把。”少妇眼角溢出绝望的泪水,悔不当初。

那样的日子,是看不到任何阳光,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以及绝望,生不如死。

“交给地方处理吧,老张,走了。”陈旺丢下烟草,钻入了车中。

不一会,来了几个很神秘的青年,将他们二人捆住,带到了车上,绝尘而去。

……

“现在已经没人能听到,你和叔叔的谈话了,可以说了吧。”叶辰很随和的笑道。

两人走在小巷中,充满了欢声笑语,而叶辰心中却生出一股阴郁。

时间稍纵即逝,昨日仿佛就在眼前,江海的每一条大街小巷,他都走过,如今还可以走。

但,最为亲密的人,早已上了天堂。

徐龙捏了捏叶辰的手,道:“是曾叔公,阎王叔叔,他没有死,他离开了江海。”

“二叔……没死……”

叶辰手指微颤,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充满野性的中年人。

小阎王,叶涛,曾经加入部队,三年时间,成长为兵神,而后犯了事,被革职,回归江海。

仅仅只用了五年的时间,成功掌控了江海的地下势力。

若说,叶侠天,叶辰的生父是帝王,那么小阎王,他的二叔,就是绝顶豪杰,绝顶枭雄。

无论走任何一条道路,他都能成为最为出色的那一个。

他没死,令叶辰有些激动。

“徐生,谢谢你,徐龙日后就交给我来照顾吧,我会当他做亲儿子。”叶辰双手负后,抬头望天,吐出一口浊气。

紧接着,心中则翻出滔天怒火。

目光如剑,指向远处。

宁蕊,你害死了我今生最为愧疚,最该感激的人,你说,我到底该如何答谢你?

“叔叔,我想见见婶婶,我爸爸说,你要给我找个婶婶,要给叶家延续后代,还要你带婶婶去看爸爸。”

徐生有些焦急的说道。

叶辰身躯微微一颤,目光流露出惋惜以及爱慕。

三年前,他与她匆匆而别,那时叶辰正在执行一向非常严峻的任务。

连续三个月的作战,他早就有心而力不足,结果被对方里应外合,打了个措手不及。

正是那个女孩救了他一命,很清纯,也很清澈,那时候她才二十岁,是大山的孩子。

只是一眼,仿佛注定了今生,他找她很久了。

到现在都还记得,她稚嫩,羞涩的说自己的名字:“我叫程淼淼,方程式的程,三个水的淼。”

她照顾了他一夜,第二天醒来,便已经找不到那稚嫩纯净的女孩。

至此,都刻骨铭心,两人素不相识,能做到这一步,可见女孩身上还保留着,多么可贵的品质。

“婶婶啊,很快就能见到了,我早晚会带她回来。”叶辰揉了揉徐龙的脑袋,快步向前。

苏摄在远处凝望,心中一颤。

有时候,她多想成为叶辰嘴中的一根香烟,那很重要,仿佛那个男人,没了它就不能活。

最起码……

比现在过的更加快乐,与快活,能够品尝他的每一寸,度入肺中,看到五脏六腑。

“你恨她吗?你的母亲,宁蕊。”叶辰温和的询问道。

听闻宁蕊二字,徐龙拳头紧握,眼神冷冽,道:“你是想给她说情么?我早晚会杀了她,你若是替她说清,我早晚也会杀了你,即便你是我父亲最要好的兄弟!”

他的声音很坚定,斩钉截铁,仿佛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斩断报仇的意志。

“好,我把她的头,给你带回来。”叶辰淡淡启齿,身躯忽然绽放强烈的杀意。

“多久?”徐龙镇定无比,十分冷静的问道。

“片刻!”话音刚落。

叶辰的身躯陡然间,出现在百米开外,街道上留下他挺拔的身躯,残影道道。

每一道残影上,都充斥着血红的气息,血红的杀意。

很冷静,没有任何动静,只是静静的绽放。

没有力竭撕抵,没有怒意冲天,只有冷冽到极致的杀机。

“你留在这里,不要跑,否则就见不到宁蕊的头。”苏摄急忙跟上去,叮嘱道。

徐龙昂首,平静道:“爹爹,我谨遵你的意志,杀了那个贱妇。等叶叔叔回来,我把她的脑袋,放在你的坟头前,让她生生世世,给您忏悔!”

他转头看向远处。

他很年轻,却也最为懂的人世险恶,人生浮沉。

他亲眼看到后妈杀死父亲,更亲眼看着徐家跌落深渊,没人比他更清楚人心。

所有人都变了,叶叔叔也变了,更加凌厉,杀伐果断,可他与父亲的情却坚固无摧,无人能改。

这一瞬间,叶辰的身躯在他的心中变得无比伟岸。

以及!

感受到那股豪气在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英雄气魄,他长大,也要成为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