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3:30:08

最新章节:《都市之至尊战王》0058 有意刁难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007 你好,我是方童童。

是夜,朦胧的黑色,夹杂着晶莹的雪白色,别有韵味。

冷风如刀,不停呼啸,街道已被吹席,坠落的雪花,随风起舞。

悄然无息,苏摄考虑到寒冷,亲手为叶辰披上黑色风衣。

叶辰拽了拽衣领,转身走向停靠多时的兰博基尼毒药。

“将军,去哪里?”苏摄坐在驾驶坐上,平静的询问道。

“去……”叶辰深吸口气,逐渐,整个人看起来,带有许些忧郁。

“去,西道后山吧。”叶辰白皙修长的手掌微微颤抖,脑海中浮现出父亲和蔼的容颜。

嗡!

兰博基尼毒药,像一头脱缰的野马,眨眼便消失在街道。

夜色朦胧,雪下的越来越急促。

一头孤坟,早已经堆满了雪花。

叶辰身躯站的挺拔,目光颤抖,“爸,妈,小辰回来了。”

然而,除了风吹过得声音,再也没有旁人回答他了。

苏摄目光微微变动,从未想过,铁血如叶辰,也会有如此一面,凄惨的身世。

滴答……滴答。

泪水击落在地面的声音。

战王哭了。

十方大军的领袖无声得哭了。

叶辰还记得,当初父母忙于工作,没时间陪他,他却不懂事得大吵大闹,甚至于和父亲翻脸。

那时候的父亲,除了叹气安抚以外,从未训斥过他一句。

而今,这种温馨的场面,再也见不到了。

永别了……

“子欲养而亲不在。”叶辰凝望着叶空,声音悲凉。

当人有了能力,想悉心照料父母之时,他们却早已离开人世,这是何等得无奈与心酸。

“我必会将他们屠戮的一干二净,让他们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战争,真正的生不如死!”

叶辰双眸赤红,因用力,拳头绷起根根青筋。

直接杀光他们太便宜,叶辰所受的煎熬,痛楚,一个死字,怎能还的起?怎能还的清?

时间匆匆而过,直到太阳初生,叶辰才迈动了脚步。

一夜。

他守在父母坟前整整一夜。

“将军,接下来去哪里?”苏摄冷冰冰的说道。

叶辰淡淡启齿,恢复了先前的庄重与从容,道:“徐生的事情查清楚了吗?地址在哪里?”

苏摄面色微变,终究还是逃不过么。

她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真的要把那残忍的消息,说出来?

她怕,叶辰难以承受。

“违抗军令,是何下场?”叶辰整个人充满了压迫感,仿佛是凌驾于万众之上。

苏摄面色泛白,支支吾吾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场面一度尴尬。

就在此时,一名身穿黑色羽绒服的女子,手持鲜花,快步走到叶辰父母坟前。

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眼睛明亮,身材近乎于完美。

“感谢你们先前得照顾,如今我已经长大成人,事业叶有所成就,谢谢。”

女子将鲜花放在坟前,鞠躬,擦了一把眼泪。

她叫方童童,是个孤儿,运气还算不错,得到了叶父的资助,以至于她能完成学业。

如今开了一家公司,算是事业有成,今次来,主要是为了感谢,多年的恩情。

“请问,你们是叶叔叔的家属吗?”方童童眼睛红彤彤的,但很明亮,也很漂亮。

一双眼睛就像会说话一般,楚楚动人。

“是。”叶辰平淡的回应道。

“您是,叶叔叔的儿子,叶辰吗?”方童童双目再次闪出亮光。

“不错,你和我父亲是什么关系?”叶辰略显疑惑的问道。

“我终于等到你了。”方童童快步向前,抓住叶辰的手,很是激动。

“还请自重。”望着她的动作,叶辰眉头一皱。

没有人可以这般与镇北将军如此无礼。

凡是接近他一胳膊之内,皆是死罪。

不过,他此刻没有心情去计较这些规矩。

方童童撩拨了头发,来化解尴尬,道:“不好意思,失礼了,自我介绍下,我叫方童童,是叶叔叔资助的贫困孤儿。”

叶辰凝望向坟头,发现并没有任何杂草脏乱,看来她平时没少打理。

当下一叹,心中有些悲凉:“多年来,谢谢你经常来看我父母。”

“做人不能忘恩负义,若是没有叶叔叔的资助,我方童童没有现在,更没有未来。”

方童童转头看向坟头,眼眸中的笑意,瞬间泯灭,化为哀伤,道:“可惜,当我想回报的时候,他们不在了……”

苏摄快步走上前去,递上名片,道:“若是以后有麻烦,可以联系上面的电话,无论任何事,都能解决。”

方童童疑惑的接过,上面只有叶辰两个字,以及一串电话号码。

她眉头皱了皱,江海的事情她有听闻,叶家早就落魄的不成样子。

而今一见叶辰,总感觉不对,因为叶辰身上那股气魄,太不同寻常。

至少,在她的圈子内,没有见过这般,盖代之姿。

叶辰没说话,转头进入了车内。

当苏摄坐在驾驶坐上,叶辰缓缓开口:“徐生的事情,现在交代,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

“已经打探到徐生家的地址,将军要去吗?”苏摄心头一颤,这件事还是让将军慢慢去了解吧。

“去。”叶辰仰靠在座位上,心中没有一点喜悦,他已经猜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甚至于,不想去徐生的故居,可终究还是要去的,有些事情,必须付出代价,必须解决。

当车子再次停下,出现在贫民区,空气中弥漫着难以表明的气味,很是刺鼻。

望着眼前的一幕,叶辰眉头皱了皱。

徐生是他的远亲表哥,家里虽然不是特别有钱,但也是上千万身家,怎么会居住于这种地方?

他真的很感激徐生。

徐生当初冒着生命危险,给他父母下葬。

对叶辰而言,徐生无人可以代替,虽然只是表亲,但在叶辰心中,已经胜似亲兄弟。

“将军,车子出现了些问题,我先去修理,随后回来。”

苏摄说了一句,开着车走了。

她不想看到将军失态的一幕,这结果,太难承受。

在清楚的情况下,一个上位者,在下属面前失态,多多少少,不顾及对方颜面。

她是个很为叶辰着想,为叶辰敏感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