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3:30:08

最新章节:《都市之至尊战王》0058 有意刁难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005 我讨厌别人打断我。

“哗哗哗。”

热闹非凡的大厅,只有叶辰翻动书画的声音。

下至宾客,上至各大家族继承人。

大脑一片空白,犹如死机一般。

唯有叶辰身躯笔挺,屹立在大厅中央。

叶辰抖了抖手腕,收起书画,竖起两根手指:“今次来,我有两件事,需要处理。”

绝烟淼嘴唇抖动,却一句话都没说出。

目光中只有震惊与错愕,曾经自己抛弃的男人,竟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又变成了何等人物?

绝烟淼心乱如麻,大脑混乱。

宾客们也很错愕,叶辰出现的太过突然,教人毫无心理准备。

尤其是他锋芒毕露,锐利无摧,霸道行事的态度。

更加让人摸不准他的目的。

“第一件事。”叶辰眉宇一横,从兜里拿出一张泛黄的纸条。

斑驳,充满岁月气息的纸张,上方写着一行字,龙飞凤舞,落款人为绝无情,叶侠天。

两人均为双方父亲,这是一张婚约。

绝烟淼眼皮狂跳,脸颊不断抽动,眼眸中得怒火,灼烧而出。

怒道:“你当真要与我撕破脸皮?真的不顾各家颜面?你可曾想过……后果!”

真是可笑,他都已落魄成什么样。

竟然也敢旧事重提,她已经没心思揣测叶辰的经历与身份。

纵然他再强,背景再深,难道能在江海翻出浪花来不成?

任凭东西南北风,绝家一掌压之!

“果然,是当初的那件事。”李家继承人李成,眼眸中闪过一抹戏虐。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见绝烟淼发怒,宾客们纷纷冷笑连连。

“砰!”

一个大汉忽然从三楼跳下,沉重的身躯,压的整个大厅猛颤。

人们东倒西歪,尽管极力保持平衡,但依旧没办法站稳,多数倒在地上。

“叶辰,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扔掉,然后闭上你的臭嘴,从这里滚出去!”

大汉绝无心,声音如雷。

他气的浑身颤抖,牙齿近乎咬碎,目露凶光。

“无心,这件事你不要参与,我亲自解决。”绝烟淼甩动袖袢,微昂头颅。

“小姐,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不管是名誉还是人身,我都有决定权,若是你不满意,就让家主对我来说。”

绝无心浑身肌肉如钢铁,一动而牵扯全身。

叶辰揉动太阳穴,他生平最讨厌别人破坏他的计划,尤其是,一条狗,打断自己。

绝烟淼心中一颤,阻止道:“你快点退下。”

她突然想到,叶辰绝不会独自一人杀进来。

目前为止只有,叶辰一人,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已经来不及。

绝无心面色温怒,大手一挥,咆哮道:“给我把他丢出去!”

随着话音,数十道身影鱼贯而出,空中旋转身躯。

寒光四射,十把匕首飞舞而来。

叶辰单手一抓,仿佛抓住了风,他手掌中有一股强悍的力量在涌动。

他踏出一步,仿佛手握星辰,笔挺的身躯,就如同天地霸主。

“砰!”

叶辰丢掷而出,凝练到极限的赤练,空中盘舞,头顶上得寒芒,似缩似吐。

咔嚓咔嚓!

数十把匕首,寸寸断裂,碎片坠落在地上,人也坠落在地上。

铁片不动因为是死物,他们不动是因为,全身骨头都软了。

吓软了!

叶辰食指指着他们,平淡道:“不要再打扰我讲话,更不要插嘴。”

虽然语气平静。

可却如同巨锤砸在在场每个人的心中!

令他们浑身巨颤。

“今日我叶辰休,浪荡之女绝烟淼。”叶辰古井无波,面无表情,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撕碎纸张。

休浪荡之女,绝烟淼!

字字如雷,轰击每个人得耳膜。

绝无心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这一幕。

李成惊掉了下巴。

绝烟淼面色通红,牙齿近乎咬碎。

这,行为,堪称胆大包天。

明明江海已经是绝家的,可他没半点畏惧,更是掀开她们的脸皮往肉里打!

这怎么能饶恕,怎能忍让?

所有人都惊呆了,眼中带着浓浓得不可以置信。

“第二件事,我想问问,为何我叶家财产,将近十分之五,全都转移到了绝家门下,就连听雪楼,也成了绝家的财产?!”

叶辰往前迈步,一股澎湃的威压,扩散四方!

他的眼眸冷漠如霜,简单的行动,却充满了,强悍的压迫感。

所有人心跳骤然一停!

绝烟淼硬生生吞下这口气,心中竟泛起紧张。

她没有为叶辰大显神威而慌乱,却因对方身上的气势而紧张。

这很不同寻常,她什么大风浪没见过,杀几个人就如同家常便饭。

可在这威压下,她竟有些怕了!

绝烟淼恢复平静,微笑道:“这件事,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最好不要乱说话。”

叶辰嘴角一咧,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道:“可我听说,你拿了叶家的财产,说是对你的补偿?”

绝烟淼面色有些僵硬,道:“别听外面的人胡说八道,说话做事,讲究的是证据!”

叶辰手掌一展,拿出合同,笑道:“白纸黑字,听雪楼的主人,现在是绝千金。”

绝烟淼低着头,眼睛不停扫视周遭得一切。

现在,她绝对不能与叶辰作对,否则很可能直接死掉。

她想要找到应对之法,来拖延时间,以便援兵到来,到时候就可以脱困。

忽然,绝烟淼嘴角闪过一抹笑意:“这件事绝对与我无关,听雪楼是李成先生,听说我要定亲,特地送我的礼物。”

叶辰意外的转首,道:“份子钱送听雪楼,你可是江海独一份,拿我叶家的东西,偷花献佛?”

李成,江海四大家族之一,李家继承人。

心中自然有傲气,更何况,他本就瞧不起叶辰,从前是现在也是。

他噙着冷笑道:“人可不能乱说话,一切以法律为基准,江海何时还有叶家?何时还有叶家的东西?你做事之前不调查清楚,是想收法院的传票吗?”

叶辰闻言,露出一抹微笑:“我耐心有限,等耗完了,李家举行丧礼,是你今生故事的结尾,所以你是选一副棺材,还是趁早解释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