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3:30:08

最新章节:《都市之至尊战王》0058 有意刁难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037 叶辰,我好失望。

此刻,王尘封完全恢复了冷静与理智。

那股镌刻在骨子里的傲气,再次散发出来,他再次整理衣衫,整个人看起来气质非凡。

先后两次整理衣服,已经看出,他方才到底有多慌乱。

对于郭良的话,他自然甚感认同,但被对方当面说出,他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不愉悦。

毕竟,谁又能承认自己不如对方呢?

人心如此,不可责怪。

郭良彻底发泄完,仔细思考今天的事情,最终启齿道:“我觉得很奇怪,你们认识哪位先生?”

“我与他没有过任何交集。”王尘封摇头道,随后思索起来,按道理来说,对方不应该针对他们。

毕竟双方没有打过交道,甚至,一面都没见过,有何故如此?

“不可能,你们绝对认识,否则为何用这种手段,来断王家的财路,一下令王家损失三十亿,要么就是通知你们他要动手,要么……就是完全不在乎王家的反应,说白了,就是王家还没资格让他放在眼里。”

郭良双目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三十亿,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若不是有仇,有何须如此?

王尘封抬头,郑重道:“我王家做生意,从来都是明码标价,绝不会无故得罪人,你说这话,绝不可能。”

“那就奇怪了……难不成真的视王家为无物?”郭良心中疑惑,按道理来说,这种情况少之又少,再怎么说,王家也是江海的最为顶尖的势力家族。

更别说上面还有一个绝家,得罪王家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王肃忽然启齿道:“我想起来了,他是叶辰,八年前的叶辰。”

“你说什么!”王尘封和郭良两人异口同声,均是惊诧。

“绝对错不了,我刚才就觉得面熟,但很久没见过,一时间想不起来了,他和他爹太像了,绝对错不了。”王肃认真肯定,满脸严肃道。

如此一看,目前对方这么做没有任何问题,那本就属于叶家的。

只是,叶辰现在到底有多少本事,他们并不清楚,相当于身处雾霾中,只能看到冰山一角。

同时,双方还没有争锋,更不知此人的全部手段。

“他回来,应该是为了当年那件事,这件事我们没必要参与,让他闹好了,不过要当面与他谈一次。”

王肃思量许久,沉声道。

王尘封闻言,点头:“就这么办吧,若是他不识趣,那就没办法了。”

关于叶家那件事,他也有所耳闻,不过当时年纪太小,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哪知道,对方竟然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当叶辰踏入江海那一刻起,就宣告着,这座城市,要……天翻地覆了!

……

江海,常山。

叶辰双手负后,凝望着山脉,心中竟觉得有些委屈,憋屈。

徐生、叶侠天、母亲的面容,往事的一幕幕,如翻江倒海一般,浮现眼前。

他……想哭。

更想怯懦,更想做个孩子。

如果,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还在,他都活的比现在轻松的多。

有人给他铺路,有人为他负重前行,可他们不在了,叶辰只能抬起重担,一人前行,咬着牙走路。

他表面风光无限,可谁人又知道,他的忧虑,他的苦闷?

他终究还是一个人,而不是……机器,没有感情的机器。

“爸妈,徐生,你们要是还在,该有多好。”

叶辰幽幽叹息,吐出一口浊气。

苏摄迈步前来,抽出一支女士的细长香烟,白皙嫩白,犹如羊脂玉的手指,夹着香烟,放入叶辰嘴中。

“啪”打火机将香烟点燃。

万物无声,唯有风轻轻地吹过,苏摄就站在他后面,静静地凝视他。

叶辰俯瞰着山脉,久久无言。

气氛凝固,长达二十分钟。

终于,苏摄打破了宁静,“叶辰,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或许你需要一个女人。”

叶辰……

她第一次,直呼其名,从她与叶辰相识,每次都是叶将亦或者将军。

他们之间,有些牢固的上下级体制,这从不是叶辰禁锢的,是苏摄禁锢的。

对于叶辰的爱慕与喜爱,她做的太过于陌生,她将叶辰当做神明。

又怎么能获得叶辰的关心呢?

人与神,是有隔膜的,因为人走不进神的心,神之所以称之为神,那就是神太过完美,没有感情,更没有爱情。

当苏摄见到张海川,见到方童童,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她就明悟了。

相比于方童童,或者程淼淼,她更纯粹,这一生中除却战争,就只有对叶辰的爱慕。

说真的,对于感情,她一片空白。

“也许是,也许不是。”叶辰心中郁结,忽然感觉视线明亮了一些。

抬头一看,原来是太阳出来了。

他凝望着手中的香烟,吐出一口浓烟,笑问道:“什么时候学会的?纪律忘了吗?”

女士香烟,不必多想,定然是苏摄自己抽的。

“你清楚,从你第一次拒绝我,我就学会了。”苏摄面容很冷淡,语气有些随和。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人,即便是她最喜欢的叶辰,也是如此的冷,当然,徐龙是个意外。

如果说方童童是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她就是高冷的御姐,身材……好过方童童太多。

但,她们完全不是一个类型。

“烟呢?”叶辰问道。

苏摄从兜里掏出来,目光疑惑:“做什么?”

“充公,这是纪律。”叶辰将香烟拿在手中,瞥了眼垃圾桶,道:“有些坏习惯,不要去学。”

随后抬手,对准了垃圾桶。

苏摄快速冲上来,抓住叶辰的手臂,道:“我的东西,你不能处决。”

叶辰盯着她,目光很随和。

逐渐,苏摄脸微红,手掌上的力气越来越小,而后,紧张畏惧的站在原地。

叶辰晃了晃手中的烟,道:“你很大胆。”

苏摄很紧张,试图强硬一些,道:“我不大胆,这是我应有的权利。”

距离……越来越小,她突破了自己。

叶辰以烟盒指着她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接近将军一臂距离,死罪,不论原因。

这是军令,也是规矩。

苏摄脸更红,但还是很强硬:“我们现在不是上下级关系,而是普通朋友关系。”

叶辰默不作声,玩味的盯着她。

苏摄也盯着他。

良久,她启齿道:“你不用吓我,吓我也没用,现在我不是警卫。”

“哦?那你是什么?”叶辰笑的更加有趣。

苏摄心中一横,突然伸出手臂,勾住叶辰的脖子。

风吹过,三千青丝洒落,飘摇。

两人……此刻的距离,彼此紧贴。

一股芬芳的香气,传入叶辰的鼻尖。

叶辰惊诧的盯着她,他怎么都没料到,苏摄有这么大的胆量。

两人嘴唇劲贴着嘴唇。

四目相对。

紧接着,惊诧化为无法理解,化为怜悯。

叶辰觉得她不必如此,何须固执,早就有人沾满了他的心。

“你为什么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很差劲吗?”苏摄往后退了两步,脸更冷,心更冷,浑身都冷的瑟瑟发抖。

叶辰的反应令她太失望了。

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你知道的。”叶辰叹息道,他第一次觉得如此疲倦。

“我知道,你心里有人,但我心里也住着一个人,他早就沾满我的心,你懂,但是你假装不懂。”

苏摄摇了摇头,转身朝远处走去:“将军,你找了她那么多年,可得到结果?或许她被野狼吞了,或许早就嫁人了。”

话至此,没有多言,没有下文。

但她称呼的将军,却显得格外的陌生。

她失望透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