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3:30:08

最新章节:《都市之至尊战王》0058 有意刁难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025 现在,退下!

天色昏暗,将大地笼罩,整个江海,都化为灰色。

时间浮沉,转眼天亮。

叶辰穿上一件正装,身躯笔直,宛若一柄绝世神剑,周围散发着严肃之意。

徐龙换上了新衣服,稚嫩的小脸上,带着笑容。

“叶将,快到时间了。”苏摄站在一旁提醒道。

“你去忙吧,我亲自驾驶即可。”叶辰拽了拽领带,带着徐龙走去车内。

由于送的东西,手续没有办理完成,苏摄便要去交涉,或许会动用力量。

车内。

徐龙微笑着,道:“叶叔叔,不知道姑父会是怎么样的人,我好期待。”

“待会就到了。”叶辰挂起笑容,一踩油门,兰博基尼毒药绝尘而去。

前方,一片喜庆,周围的空气,弥漫着鞭炮的味道。

平时寂静的小院,已经人山人海。

暗淡的院落,此刻已经贴上喜庆的对联。

“徐家的小姑娘,真是好福气,杨家的小伙子,可是家财万贯呐。”

“切,这叫苦尽甘来,当年要不是叶家连累,杨家那小伙子,拍马都赶不上徐家一根汗毛。”

邻居们低声议论,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叶辰给听到了。

“叔叔,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去找他们理论。”徐龙面相很凶,盯着他们咬牙切齿。

叶辰拽住他的手,道:“不用,这件事,今天自然会解开,你只需要告诉他们,是谁害了你父亲便可。”

徐龙认真的点头道:“叔叔,我知道怎么做了。”

话落,叶辰抬脚迈步。

前方,蹲坐着一个年轻人,留着板寸头,嘴里叼着一根烟,满脸的愁容与烦恼。

他举目四望,打量四周,见到叶辰后,忽然眼前一亮。

“哥们,你是叶辰吗?”留着板寸头的青年,名叫张海川。

急忙跑过来,对着叶辰问道。

“你是,张海川?”叶辰眯起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脸。

那是一张流里流气,充满了桀骜,以及放纵的少年。

如今和面前这个男子的面相重合在一起。

张海川的变化太大了,唯一让叶辰确定的是,脸上有一个烟疤。

小时候,张海川因为保护徐晴,脸上被流氓用烟给烫伤了。

他记得当时,自己傻乎乎的冲了上去,结果白挨打了一顿,半点便宜都没占。

张海川还笑他说,你是个傻子吧,没事装什么英雄好汉,老子还不需要你替我挨打。

童年的玩伴,此刻相遇,两人均是露出会心的笑容。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呢。”张海川笑着拍了拍叶辰的肩膀,道:“小子,混的可以啊,这一身衣服,没有三千五千下不来吧?”

叶辰搂住他的脖子,快步走了进去,道:“羡慕啊?要不要给你来一件?”

张海川呸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是你?整天打扮的人模狗样?”

“叶辰,你怎么跑过来了?”弯着腰,正在接待客人的老奶奶,见到叶辰,急忙走过来。

“奶奶,我来参加表妹的婚礼。”叶辰答道。

满园的欢声笑语,去雷鸣般的玩笑,在叶辰二字说出来后,立马寂静无声。

徐生的母亲,贾翠玲,听到这个回答,面色变得难看。

“这是害的徐家差点家破人亡的叶辰?”

“没错,他就是叶家人,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这样都敢来参加别人的婚礼。”

邻居们全都冷漠的盯着叶辰,其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个无恶不作的罪犯。

叶辰面无表情,不卑不亢,身躯挺拔的与这群人站在对立面。

“谁特么的乱说!叶辰会害徐家?”张海川面红耳赤的吼道:“徐生和我、和叶辰,铁的不能再铁,谁在乱说话,别怪我张海川翻脸不认人!”

此言一出,周围的议论声顿时小了下去。

只是那目光越来越复杂,就像看着一条臭虫,或者是一个恶心的不能再恶心的屎壳郎。

“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进来吧。”贾翠玲叹了口气,摇头道。

叶辰三人快步向前。

“祖奶奶,你不应该这么对叶叔叔,我爸爸不是叶叔叔害死的。”徐龙拽着贾翠玲的手。

贾翠玲闻言,身躯陡然一颤,道:“奶奶知道了,你跟在叶叔叔后面去吧。”

她心里有些相信,但抵不过徐晴,徐晴不信,别人说再多都没用。

徐晴今天穿着一件黑色修长的羽绒服,白皙的皮肤衬得更加好看。

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贵族的气息,面上带着笑容。

当看到叶辰的时候,她陡然一怔,随后面色变得冷漠。

道:“你来干什么?”

“徐晴你咋回事,别人不信叶辰,你也不信吗?我们和徐生关系那么好,怎么可能会害徐生?”

张海川着急的辩解道,他不知道这群人是怎么了,一个个都相信叶辰害了徐生。

这种事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徐晴摇了摇头,道:“海川,这件事你不知道原委,不要多言。”

张海川张口还要辩解。

突然,一个身穿黑色西服,喜气洋洋,浑身都透漏着,得意之色的男子走了过来。

此人名叫扬尘,家中有百万资产,在贫民区,绝对是上层人士。

道:“晴晴,我怎么听说害死咱哥的混蛋,过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了?”

“是。”徐晴咬了咬嘴唇,点头道。

扬尘闻言,眉毛顿时皱在一起,道:“晴晴,你别怪我多嘴,我们现在没有结婚,按理来说不应该多管闲事,可这件事我必须要说。”

“他今天过来,很显然是不怀好意,而且我们跟这样没有人性的家伙,也没必要来往,我看直接叫人赶出去最好。”

“你特么说什么呢?谁没人性?你再说一句给我看看?”

张海川眼睛瞪得溜圆,面色涨红,差点动起手。

“害死自己表哥,害死自己亲人,有人性?我看你也不是个什么好货色,替这种人说话。”

扬尘鄙夷的说道,其目光一直在叶辰身上打量,道:“你就是害死我哥的叶辰?”

“徐生的死,与我无关。”叶辰摇头道。

扬尘顿时就笑了起来,道:“开什么玩笑,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

“小子,立马滚出徐家,日后不能踏入徐家半步,听到没有?”

扬尘心中冷笑不断,什么玩意,还曾经的帝王。

在老子面前,一条狗都不如。

他并非是因为徐生的事情针对叶辰,而是因为他曾经的身份。

将这样高高在上的人物,踩在脚下,狠狠的羞辱,才痛快,才舒服。

“老子就奇了怪了,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在这里叨叨个不停?”张海川皱着眉头,质问道。

再怎么说,这件事都是徐家和叶家内部的事情。

轮得着你一个外人指手画脚?

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

叶辰嘴角闪过一抹冷笑,道:“不得不说,你的胆子我生平仅见,关乎徐生的事情,我自会交代,还不需要一个外人来质问。”

叶辰双手负后,微微抬头:“现在,退下!”

“我不退又如何?”扬尘抱胸冷笑,他是真的瞧不起叶辰,明明都已经如此落魄。

还非要扮出帝王之子的气派,实在是丢人,无法面对事实的懦夫。

在他眼里,叶辰应该俯首认错,喊他一声杨公子。

徐龙小脸充满了不愉快,声音寒冷:“我不管你是不是我姑父,你配不配做我姑父,再辱我叶叔叔一声,我保证砍掉你该死的脑袋!”

他很失望,没想到未来姑父,竟然是如此不堪的臭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