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3:30:08

最新章节:《都市之至尊战王》0058 有意刁难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021 能不能让我打出第二拳?(求推荐)

叶辰满脑门子黑线,说错一句话,竟然引来她这么大的反应。

方童童不依不饶,将叶辰硬塞进车里,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大红色的法拉利,就像是脱缰的野马,绝尘而去。

前方,一座孤僻的院子,周围树木环绕,杂草丛生。

但都覆盖上晶莹的雪,格外的孤寂。

木质的大门,充满了斑驳岁月的气息。

寒风拂过,木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砰!”

方童童一手关上车门,硬拉着叶辰,朝院子里走去。

推开大门,只见,一个弓着腰,年过花甲的老人,手中持着扫把,正在清扫院落中的积雪。

他的皮肤皱在一起,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道:“小丫头,你怎么又来了?女孩子打打杀杀可不好。”

叶辰整理领结,抖了抖袖口,这才恢复端庄,问道:“这就是你的师父?”

“对,他就是我师父,专门教我武术的。”方童童拍了拍胸脯,骄傲的挺起胸前巍峨的雪峰。

“小丫头,不要乱说,我哪里是你师父,不就是指点你几下吗?老头子我,可没能耐教你。”

老人跺了跺脚,吹胡子瞪眼道。

叶辰眼睛微微眯起,心中暗自吃惊,他,竟看不透对方。

在细心的观察下,老人脚底下的土地,已经龟裂开。

“张爷爷,你就收我做徒弟又能怎么样,又不能少一块肉。”

方童童很气愤的甩了甩马尾辫,噘着嘴,就像个撒娇的小孩子一般。

“打拳的地方在哪里?”叶辰往前迈步,简单直白的询问道。

“小伙子,对黑拳有兴趣?”张泽生语气沉重,眼中充满了慎重与警惕。

其心生警兆,如临大敌,握扫把的手,不由得加大力度。

“来都来了,自然要看上一看,有问题吗?或是不方便?”

叶辰反问,直视着张泽生。

“自然是没问题,方丫头介绍过来的人,我还是信得过的。”

张泽生放下扫把,锤了锤已经弯曲的背部,道:“请跟我来吧。”

方童童两眼放光,快步走上前去,脸颊上露出酒窝,道:“你行不行,非得上去看,我告诉你,里面可是很血腥的。”

叶辰嘴角微翘,露出一抹笑意,正要回答。

方童童急忙打断道:“我知道你肯定会说行,男人不能说不行,对不对?”

她眼中闪烁着皎洁的光,古灵精怪,像个小精灵一般。

叶辰玩味道:“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此言一出,方童童立马羞涩的低下头,笑声嗔怪道:“怎么这么流氓?”

两人跟在张泽生身后,前方的道路,曲折蜿蜒,藏有暗道,难以想象,设计这房间,到底消费了多大的精力。

张泽生提着点灯,推开了一扇铁门。

笑道:“你们两位进去吧,记得,没有绝对的把握,千万不要上台挑战。”

“知道了,张爷爷,你这话说得我耳朵都快张茧子了。”类似的话,方童童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不耐烦的挥手。

叶辰单手插兜,快步朝里面走去。

方童童满脸期待,刚一迈步,结果,胳膊就被一双充满老茧的手给抓住。

转头一看,正是张泽生。

“张爷爷,有什么事情吗?”方童童疑惑的打量着他。

张泽生凝重,声音低沉而沙哑,道:“你从哪里认识的这小子,他可不是你能认识的人。”

“叶辰……有什么问题?”方童童奇怪道。

张泽生深深吸了口气,目中透露着畏惧的光辉,道:“我从他身上看到杀气,血气,尸山血海,他太过危险!”

“张爷爷,你别跟我开玩笑了,这一点都不好笑,我倒是觉得他很随和。”方童童笑着摇摇头,转身朝门走入。

张泽生望着她的背影,幽幽叹气,最终还是放心不下,跟了进去。

里面的景象,与外面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

一群穿着体面,浑身透露着高贵气息的男士,正用力攥紧拳头,为上方的拳手打气。

浓烟腾起。

大厅中凝聚着浓烈的香烟,血腥味随着空气而蠕动,酒气冲天。

“草,把陈展给老子干下去!”

“胜了陈展,老子给你一千万,让你做地下拳王!”

一声声高喝,直冲云霄,耳膜震震。

这是一个充满野性,释放人性底线的世界,弱肉强食的世界!

“不错。”叶辰凝望着远处的擂台,微微点头,称赞道。

这里,给他一种战场的感觉,一分钟不到,他便爱上这里。

这是男人的世界!

“走,走走,我们去喝酒。”方童童满脸喜悦冲了上来,抓住叶辰的胳膊,转身走入了圆桌旁。

叶辰笑意大盛,打了个响指,道:“来一杯黑俄罗斯。”

“我也要一杯。”方童童托着腮帮子,望着叶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黑拳吗?”

叶辰略作沉吟,道:“你是个女汉子?”

“不是,我只是不想被人欺负,我从小就是被欺负大的,那种感觉我再也不想有。”方童童摇了摇头。

随之拿起服务员上的洋酒,慢慢品尝起来。

昏暗的灯光照射在她身上,将她的面容衬托的落寞以及孤寂。

一瞬间,叶辰竟感觉与她如此相近,彼此都很孤独,彼此也都沦落成了孤儿。

“还有谁,能上来,跟我对上两拳,我求你们这帮懦夫,让我完成这辈子的梦想!”

身高体壮,目光凶狠,浑身充满血腥气味的陈展,握着拳头,像是一头嗜血的熊,朝着擂台下方嘶吼。

“陈展,拳王,陈展,拳王!”

“拳王,陈展!”

“陈展,陈展!”

暴喝声如雷,差点将房顶给掀开,一时间气氛推到了顶峰。

“他的梦想?是什么?”叶辰眯着眼睛,饮着酒。

方童童打了个嗝,道:“他的梦想,就是有生之年,能在这个拳场上,打出第二拳。”

“哦?他很强吗?”叶辰面无表情的问道。

“很强!”

“有多强?”

方童童摇了摇头,有些嘲弄道:“你不会想和他过招吧?我告诉你,他在这里十年,十年的挑战者不间断,但他只出过一拳,所有的对手,无论是谁,只有一拳!”

“的确很强。”叶辰颔首,认同道。

“懦夫,窝囊废,有没有能打的?”陈展怒吼出声,拽下拳套,狠狠的朝着擂台下丢去。

这里彻底释放了人们的天性,唯有暴力,杀戮,血腥,才能成为在场被尊重的人。

“好疼。”方童童捂着头,盯着地上的拳套,脸色涨红无比。

紧接着,她猛然站起身来,质问道:“是哪个王八蛋,在这里乱丢东西,给我站出来!”

此言一出……

现场的气氛,顿时冷清下来。

只有一道如狼的眼神,盯着她。

陈展眯着眼睛,冷冷的问道:“小丫头片子,你敢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