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更新时间:2021-07-27 13:30:08

最新章节:《都市之至尊战王》0058 有意刁难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0013 方童童再见方童童。

“叶叔叔,你回来了。”徐龙站在远处,狂奔而去。

当看到叶辰手中,血淋淋的头颅之时,徐龙心中一颤,面露畏惧之色。

“我说到做到。”叶辰吐出一口浊气。

徐龙牙关打颤,缓缓别过头去,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叶辰摇了摇头,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尽管心中的仇恨再浓郁,也无法承受现实。

“不要勉强自己。”叶辰声音随和的说道。

徐龙目露倔强,脱下棉衣,露出单薄的身板,将宁蕊包裹住,打了个结,提在手里。

“你不需要瞧不起我,当初她杀我爹的时候都没手软,我更不会畏惧一个死人。”

徐龙咬着牙,昂着头,坚挺着身躯。

苏摄目光中满是欣赏之色,这孩子长大之后,必定非同凡响。

叶家真的不普通,无论是旁亲,还是直系,出来的孩子,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将军,我还需要处理一些事情,就不在身边了。”苏摄请教完毕,转身钻入了车内。

叶辰脱下风衣,亲自给徐龙披上,道:“你想去哪里,又想要什么样的未来?”

“我去见我爸爸,未来?我不想要未来,我只想要现在,触手可及的东西,未来太过于遥远。”

徐龙脚步有些沉重,走的很缓慢。

太阳出来了,光线并不强烈,但却照射着两个挺拔的身躯,朝着郊区走去。

那是一座孤坟,没有杂草,没有名字。

徐龙放下破旧的棉衣,从袋子中拿出一壶酒,严肃道:“爹,我回来看你了,叶叔叔帮你杀了那个臭女人,我的黑暗结束了。”

这叶辰所买的酒,目的就是为了和徐生喝几杯,哪里想到,这小孩,却先行一步。

徐龙踹了一脚棉衣,“咕噜噜”滚出宁蕊死不瞑目的面容。

“爹,你看她,多么凄惨。”徐龙稚嫩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随后仰头,往嘴里灌酒。

“咳咳咳!”

或许是喝的太猛,徐龙鼻子里喷出酒液来,整个人咳嗽的不成样子。

叶辰一把将酒夺过来,道:“徐哥,我来晚了,也是我害了你,若是叶家不殒落,你也不会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真是太谢谢你,给了我二叔的消息,我早晚会找到他,带他来看你,你不是一直想让他做你的师父吗?等他回来,我便让他收你为徒。”

无声中,叶辰眼角流出泪花,此刻是他最伤心,最为愧疚的时刻。

铁血杀伐多年,鲜血流干,都未曾流出一滴眼泪,而,铁打的汉子,止不住一句兄弟情深。

“叶叔叔,你不应该抢我的酒。”徐龙一本正经的盯着他,小脸很严肃。

叶辰急忙擦了把眼角,道:“你又不会喝酒,要酒干什么?”

徐龙喝了一口,脸色通红,小脸很认真的道:“我是第一次,但我会喝酒,难道喝酒还有什么技巧不成?不就是放进嘴里,吞到肚子里,这么简单,我为何不会?”

“我爸爸说,人生就是不断的学习,不断的进步,争一口气,要一个面子,快意恩仇,你认为我不会喝,但我偏偏要喝,不为别的,只因为我想喝。”

说着,徐龙一把将叶辰的酒抢了过来。

叶辰听此,大笑出声,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孩子,懂的不比他这个大人少。

但更多地只是心酸,他无法去想象,这个孩子,这么多年到底经历了多么惨痛的生活。

“踏踏踏!”

寂静的脚步声响起,踩在雪花上。

一个女人,留着长长的黑发,踏风,踏雪,手中持着一束鲜花,猩红的玫瑰。

“咦,叶辰?你也来这里了?”方童童面露惊讶之色。

叶辰眯起眼睛,询问道:“你怎么也来这里?”

他很奇怪,方童童虽然受过自己父母的恩情,但与徐生没有任何关系,为何会到这里来?

方童童撩拨了下长发,眼睛弯成月牙状,露出两个小酒窝,道:“徐先生生前,对叶父有恩,自然也是我的恩人,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叶辰笑了笑,觉得自己太过于紧张了,道:“谢谢,坟头也是你打理的吧?”

“自然是我打理的,不过比起叶父和徐先生做的事情,太过于微不足道。”方童童很谦逊,垂首道。

“阿姨,你认识我爸爸?”徐龙转头,问道。

“你是徐先生的孩子?”方童童呆立当场,突然感觉有些心痛,道:“若是早些遇到你就好了,没爸爸的日子不好过吧。”

她说着,弯下腰,将徐龙抱入怀中。

心中却是荧惑不断,为什么自己调查,没有调查出徐生有孩子呢?

其实这并不奇怪,绝家在江海一手遮天,若是想隐瞒消息,她根本没有资格触及。

“不若,你跟阿姨走,阿姨照顾你怎样?”方童童露出温和的笑意,就像是个母亲,紧紧的抓住徐龙的小手。

徐龙挣脱出来,一本正经道:“不,我不想被一个女人养大,我要成为一个硬汉,一个英雄,一个洒脱随心所欲的人,所以我必须跟着叶叔叔。”

方童童顿时生气了,道:“怎么,难道阿姨就不能把你培养成硬汉吗?”

徐龙郑重道:“不,女人只能在家里洗衣服做饭,培养我,只能把我培养成一个娘们,见到打架就怂的怂包。”

闻此,方童童顿时火冒三丈,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却无处发泄,总不能教育一个小孩吧?

叶辰笑了笑,道:“你对女人有所误解,成大事的人,不分性别,古代中有武则天为先例,她是历史上最为有名的女帝,军中又有花木兰万事流传。”

方童童这才点头,对叶辰的表现很满意。

然而,徐龙却道:“是我有所误解,可阿姨不如叶叔叔,我懂叶叔叔,第一眼见到便已经懂了,你是何种人物。”

“无论叶叔叔也好,叶伯伯也好,阎王曾叔父也好,都是这天地之中,顶天立地,叱咤风云的王者!”

“所以,我跟着你,日后的前途,并不差,成就也不差。”

方童童大为吃惊,未曾想从一个孩子嘴里,听到这种话。

一瞬间有些恍惚,他面对的到底是个二十岁的青年,还是十二岁,乳臭未干的毛孩。